首页 > 新闻 > 食品安全

镉米案稻农败诉 原告将继续上诉

2015年09月12日    购分享采编  
           

“中国镉米第一案”稻农败诉 原告将继续上诉 购分享

 

  镉是一种有光泽银白色重金属,为已知的Ⅰ类致癌物。镉使人中毒的通常路径是,损坏肾功能,导致人体骨骼生长代谢受阻,从而引发骨骼的各种病变。
 
  9月10日,湖南衡阳市衡东县因重金属污染而发起的两起环境诉讼案有了结果。集体环境诉讼案“湖南衡阳易XX等53人诉衡阳美仑化工环境污染儿童血铅超标案”(下称血铅案)、环境侵权案“汤冬华诉湖南创大钒钨有限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下称镉米案)原告同日收到了衡东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
 
  镉米案一审驳回了原告汤冬华的诉讼请求,判决原告败诉;血铅案虽决定被告承担赔偿责任,但仅接受了两位原告的部分诉求,总共赔偿两万六千余元,“不能称之为胜诉。”两案的原告代理律师胡少波称。
 
  法院认为,原告汤冬华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自身存在损害结果,也未提供证据证实被告湖南创大钒钨有限公司排放的污染物中涉重金属镉、铅及被告的排污行为与其所称“损害”具有关联性。被告湖南创大钒钨有限公司提交的证据能证实其所产生的工业废物不会因重金属镉、铅对周边环境产生影响,因而驳回原告汤冬华的诉讼请求。
 
  汤冬华是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大埔镇石桥村的一名稻农。常年在当地种植水稻的他发现,自2010年以来,稻谷持续减产或绝收,他怀疑这与周围企业的镉污染有关,于是将距离稻田最近的湖南创大钒钨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这起案件被民间称为“中国镉米第一案”。
 
“中国镉米第一案”稻农败诉 原告将继续上诉 工业污染 购分享
 
 
判决:“难让人满意”
 
  镉米案于2015年3月由衡东县人民法院受理立案,6月3日开庭审理,和6月12日开庭的血铅案一样,两起案件均未当庭宣判。
 
  镉米案判决书显示,原告汤冬华诉称种植的稻田距工业园不到2公里,2010年至2012年种植的水稻由于遭受衡东大埔工业园废水、废气排放影响而绝收,2013-2014年所种植的稻谷经检测镉含量超标,无法上市。除要求被告创大钒钨公司修复污染土地、承担诉讼费用外,还要求被告承担2010年到2014年的经济损失92508元。
 
  在血铅案中,原有的53个原告共有51个血铅超标儿童,另两个是镉超标的成年人。根据体内血铅含量高低,原告方曾制定了14万、37万两个赔偿标准,合计超过800万。但随着撤诉人数不断增多,最终出庭的十余名原告的索赔金额已降至百万元左右。
 
  案件判决难以让原告方满意,汤冬华表示“无法接受被告企业产生的镉不会影响周边环境的说法,官司再输我也会打下去,这个官司我会打到老。”接下来将继续向衡阳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血铅案原告也将上诉。
 
 
政府在环保方面的作用
 
  6月10日,衡东县召开2015年重金属污染耕地应急性修复的扩面试点项目工作会议,衡东县的项目是湖南首批重金属污染耕地扩面修复项目之一。
 
  据湖南农业网消息,2015年,衡东县拟在6个乡镇的134840亩稻田开展重金属污染耕地应急性修复试点,项目资金3268万元,修复面积与修复资金居全省第一位。早在2013年,大浦镇新民村和堰城村已有1000亩耕地开始了修复治理。
 
  扩面试点区主要采用种植低镉品种、施用生石灰、优化水分管理、增施有机肥、喷施叶面阻控剂等6项技术措施。衡阳市农业委成立了污染修复工作领导小组和技术指导组制定实施方案,确定了到村、到组、到户的修复面积。
 
“中国镉米第一案”稻农败诉 原告将继续上诉 2014年12月27日衡东县大浦镇镉试验现场会 购分享
2014年12月27日衡东县大浦镇镉试验现场会
 
 
上诉:打一场“必输”的官司
 
  一位不愿具名的土壤研究专家认为,汤冬华之所以败诉,“主要是因为没有技术支持”。
 
  汤冬华的代理律师表示,一审之所以败诉,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原告提供的证据存在一些“瑕疵”,“比如大米镉超标的取证工作主要是环保组织去做的,没有公证机关的参与”。胡少波表示,继续上诉会加强取证方面的规范性。
 
  被告湖南创大钒钨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强调,公司排放的工业废物中并不涉及镉。“当地确实存在镉米。那是因为土壤里面很早以前就存在镉这样的重金属,稻米被镉污染并不是我们企业排放镉导致的。”
 
  汤冬华所在的衡东县大埔镇是镉米“重灾区”。 2014年6月14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用时近25分钟,对衡东县的血铅超标儿童进行了报道。报道称,仅大浦镇就有超过300名儿童血铅超标,大浦镇炉铺村稻田中镉含量则为16.7毫克/千克,超标16.7倍。
 
  湖南一方面是“稻米之乡”,另一方面又是“有色金属之乡”,大米如何去镉是必须解决的问题。《财经》此前曾报道:湖南于2014年4月在长株潭地区开展稻谷去镉试点工作,拟三年投入10多亿元进行去镉试验。但时至今日,湖南方面一直没有公开去镉试验的成果。《财经》记者曾多次联系相关部门询问试验结果,但均被拒绝。
 
  “很多人支持我继续打官司,所以我会一直打下去,即使官司再输,能让大家关注镉米的危害也是有意义和价值的。”汤冬华表示。他说,自己是一个以土地为生的农民,水稻绝收对他而言“是一场灾难”。
 
  9月21日,汤冬华在微信朋友圈发起镉米案再诉费用的众筹活动,很快就获得了朋友们的支持——截至9月22日中午,他共筹集到3097元,已超出预估的2900元再诉费用。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