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购物相关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

2017年12月21日    购分享采编  
           

   今年五月央视《新闻1+1》栏目报道了海淘中的物流造假情况,假鞋厂家与快递公司合伙篡改发货地址,本是从福建莆田发的货,物流官网却显示,发货地是美国,漂洋过海才来到中国。物流造假只是莆田仿鞋制售链条中的一环,这可是二十万人赖以生存的一项产业。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快递黑魔法,购分享
 
仿冒与正品的差别
 
  地球人都知道,市场上有一种商品,外观和质量与品牌商品几乎没有差别,但会假冒人家的品牌,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出售,而赚取超额利润。有记者做过高仿鞋和正品鞋的对比,一起来看看。
 
  这款阿迪达斯运动鞋专卖店卖820元,淘宝网上卖130元至600元不等。记者选了家标价157元的,可开机打小票,还支持“专柜验货”。记者收到鞋后,去专卖店验货,工作人员确定买的是假鞋,鞋子和鞋盒都不一样。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阿迪达斯运动鞋正品与仿冒对比,购分享
阿迪达斯运动鞋正品与仿冒对比
 
  首先是颜色。专卖店的鞋子,鞋面上皮质颜色比网购的深;帆布部分比网购的有光泽;但胶质鞋底的颜色却比网购的要浅;
 
  其次是标签。专卖店的鞋子,鞋后跟的“adidas”标志比较明显,鞋舌上的标签缝纫得很整齐;而网购来的鞋子,鞋后跟的标签不仅模糊,还不整齐,鞋舌上的标签缝纫不到位,还有一截露在外面。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鞋舌上的标签缝纫对比,购分享
鞋舌上的标签缝纫对比
 
  第三是鞋垫。专卖店的鞋子,鞋垫和鞋底黏合在一起,抽不出来,垫子比较厚实,logo是用白色的,清晰明了;而网购的鞋子鞋垫很薄,因为黏合不牢固很容易抽出来,鞋底很硬,logo是红色的,字迹模糊。
 
  第四是走线。专卖店的鞋子,走线非常整齐;而网购鞋子,做工就粗糙多了。
 
  当记者提出要专柜开具鉴定证明时,却被对方一口回绝了。说这要专业机构鉴定,专柜无法出具。 好么,没有“鉴定证明”,卖家自然不认账,“假一赔十”的承诺,因证据不足,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正品鞋和仿冒鞋,除了肉眼看得出的不同,内在会不会有区别?记者又来到国家鞋类质检中心,对两双鞋进行耐磨、耐折、帮底剥离强度等专业测试,结果相当,都符合国家标准,达到“优等”水平。鞋面皮质从显微镜照片看,也都是真皮的,区别不大,都属于牛的二层皮。
 
  在质量上,如果只看测试数据,仿鞋和正品并没有多少差别。随后,记者电话咨询了阿迪达斯客服人员,她的原话是:“除了线上商店,阿迪达斯官方网店只有天猫一家旗舰店,对于其他店铺的产品,我们无法保证质量。”
 
 
莆田仿鞋产业链
 
  莆田仿鞋在业内尽人皆知,全市从业人员有20多万,年产10亿多双。追溯起来,要到上世纪80年代。因靠近台湾,一些台资制鞋及名牌代工企业落脚莆田,为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品牌鞋代工,逐渐制鞋业成为莆田的支柱产业。有数据统计,莆田大小鞋厂3000多家,聚集在莆田的七步、华林、新度、黄石等地。
 
  如今,代工厂已经迁走,转移去了人力成本更低的地方,庞大的从业人员队伍需要寻找出路。随着国内电商兴起,仿鞋有了便利的销售渠道,电商节期间,一天挣几百万的大有人在,安福电商城是仿鞋销售的中心。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鞋舌上的标签缝纫对比,购分享
夜晚的安福电商城
 
  白天,电商城门庭冷落;夜晚,人、车带着鞋品来交易,相当热闹,当地人把他们称作“阿冒”。这里是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基地,同时假鞋、假发票、假快递、假手机卡应有尽有,让人颇感困惑。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安福电商城的快递服务点,购分享
安福电商城的快递服务点
 
  据安福电商城2015年的数据显示,这个总面积只有80多万平米的小区,入驻了335家挂牌商户,年交易额超百亿元,鞋产品网上销售额至少占全国两成。
 
  仿鞋分很多种,有原厂拼装鞋,有水货,还有市面上常见的高仿鞋。高仿鞋也分好几种,比如1:1高精仿,用料、做工已逼近真品,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价格也高;还有普通仿鞋,仿真程度有9成左右,价格比较实惠。
 
  支撑这样庞大市场的,是农村和城乡结合部的家庭作坊,众多“阿冒”白天生产、接单,夜晚涌向安福电商城。村民程相2013年加入“阿冒”大军。在莆田的北部村庄,他请了5个工人,又砸下数万元,在家中装了两条小型生产线。尽管每条仅长十多米,日产量仍能突破千双。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安福电商城,购分享
 
  程相曾在鞋厂工作10年,如今,只不过把原先的工作搬回家里。到处寻找好“零件”,“正品用什么材料,我们也用什么材料”。在他这里,不少高仿鞋的制作成本大约是100元,转手能赚15元,“价格很透明,谁也骗不了谁”。若换做以前,鞋厂代工利润每双只有两三元。工艺相近而利润翻倍,这是暴富模式。
 
  对“阿冒”而言,鞋底是开板的最大成本。金属模具一般要设计6种尺寸,“因为你不可能只仿1个码的鞋”,上面还得刻上图案,加上研制费用,全套可能二三十万元甚至更多。有的作坊索性请了长期的开板师傅,月薪1万元。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务农务工不再是唯一出路,反而是低门槛、高回报的仿鞋生意能飞速积累财富,并兑换成名车、珠宝,还有洋楼。
 
 
变革与出路
 
  仿冒终究不是出路,既然有技术,就应经营自己的品牌,光明正大挣钱不好吗?不是没人想过,而是这品牌之路走起来异常艰辛。同一条生产线做出来的鞋,贴阿迪、耐克的标,卖四五百,挂自己牌子,一百五还不一定卖得出去,在很多人看来,做品牌不是出路,是死路。
 
  环境虽然如此,但总有特立独行的勇敢者,45岁的莆田鞋商陈英洪就是一位。陈英洪经营的品牌是“洛弛”,英文名Clorts,有天猫clorts户外旗舰店。他早年在广东做外贸,2006年回到莆田,想在这里做出最好的鞋子,让全世界都尊重莆田的鞋子。
 
海淘中的国产假货-莆田仿鞋,陈英洪,购分享
陈英洪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资金、设计、采购、生产、销售,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能葬送品牌。2015年的一起银行“互保”借贷事件,给了这个新生品牌重重一击,四千万元贷款被追债、上百人围堵工厂门口、被银行列入征信黑名单、新建厂房被拆、工人遣散,这应是陈英洪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如今,洛弛的生产仍在继续,但车间里只有十几个人,厂房也是租的。
 
  有没有成功的?有!
 
  在福建,莆田和晋江,相距110公里,都曾是国际运动鞋品牌的代工基地。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这两座鞋城的命运从此不同。晋江的鞋商们开始兴起造牌运动,1999年的安踏年利润不过三百万元,却拿出八十万请孔令辉在央视体育频道喊出“我选择,我喜欢”,从此快速崛起。
 
  可见成功既需要技术实力,也需要关键时刻对机遇的把握。
 
 
  视频地址:物流造假,“海淘”买到了国产假货?
 
          
          
全部评论()